移动版

焦点科技利润突增的背后

发布时间:2020-02-24 17:59    来源媒体:中国经济网

本刊特约作者 李国强/文

2020年2月7日,焦点科技(002315)(002315.SZ)发布了2019年年报。考虑到这个特殊时期,公司很难按时复工,可以合理推测的是,公司早在春节前就完成了年报的出具和审计,节后准时发布。

焦点科技2009年在A股上市,是一家从事B2B电商网站(中国制造网)的公司,该网站和阿里的1688比较类似,更侧重于制造行业的跨境交易,以收取企业会员的会员费、佣金和增值服务为主要业务。

年报显示,2019年度,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为100983.96万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12.18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091.76万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168.03%。

初看起来,营收有一定规模的增长,公司的盈利能力突飞猛进,难怪公司有底气在春节前就完成了年报的出具和审计。但是认真阅读年报,会发现公司的净利润有很大的水分。

上市公司年报中,净利润固然重要,但扣非净利润才是最关键的指标。出售股权带来的投资收益、过高的政府补助以及处置资产带来的营业外收入等项目,都是常见的“调剂”利润的手段。而随着2019年开始实行的新会计准则,有了更多的影响利润的项目。

那么,焦点科技的扣非净利润是不是也突飞猛进?

神奇的“公允价值变动收益”

据焦点科技的利润表,公司1.74亿元的利润总额中,有8107万元是公允价值变动收益,差不多占了公司全部利润的一半。

对比往年财报,几乎没有发生过此项目,是因为2019年从事了新业务吗?

这和新执行的会计准则有关,根据新准则规定,纳入交易性金融资产核算的项目,要按照期末市场价进行评估入账,评估增值的部分,计入公允价值变动收益。

据公司财报,焦点科技持有4.01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(按照2019年12月31日市场价计算,以润和软件股票为主),股票的股价上涨带来的账面浮盈计入公允价值变动收益,大幅增厚了净利润。

除此之外,公司还获得了2000万元的政府补助。

剔除掉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和政府补助的影响,公司的扣非净利润缩水到原来的三分之一左右,实际只有6300万元,属于正常经营年度的盈利水平。

散落的各种“收入”

2019年,公司营收刚刚突破10亿元。但是由于公司经营模式的特殊性,除了计入营收项目外,公司还有许多收到的款项计入其他项目。

年报显示,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会员费、会员增值服务和“认证供应商” 服务的各项收入,来自于中国制造网的收费会员。公司将已预收服务费但尚未开始提供服务的收入计入“预收款项” 科目,将开始提供服务未能确认收入的部分记入“递延收益” 和“其他流动负债” 报表项目,并在服务期内按月结转为营业收入。

由此可见,公司的预收款项、递延收益和其他流动负债里“藏”着公司尚未实现的收入,也可以据此判断公司未来预计的收入情况。

资产负债表中,预收款项为2.85亿元,其他流动负债2.98亿元,递延收益1800万元。公司已经收到款项尚未计入收入的金额大约6亿元,差不多是公司大半年的营收。

从这个角度看,公司的经营模式有点像房地产业务,账面的营收具有较强的滞后性,对公司的分析应结合账面其他项目综合判断。

和2018年同期相比,公司的预收类项目均有10%-20%左右比例的增加,说明公司未来的营收增幅比较稳定。

利润表显示,公司营业收入里有一项利息收入。

公司营业收入下的利息收入达到了3183万元,这部分收入主要来自南京市焦点互联网科技小额贷款有限公司,仅此一项,净利润就超过1500万元,接近全部净利润的四分之一。

这是什么业务?

原来,公司在从事电商平台业务的时候,开展给客户小额贷款、垫付款等业务,由此获得的利息收入计入了营业收入。年报显示,焦点互联网是公司旗下为数不多的盈利的子公司,其余的绝大多数子公司均亏损。

增收增利不增钱

现金流量表显示,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近乎腰斩,从2018年的3.01亿元锐减到2019年的1.52亿元。

经营性现金流是体现公司“真实”盈利能力的指标,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才是公司“真正”赚到的钱,现金流减少说明公司的经营状况可能不如上年。

问题出在哪儿呢?

关键点还是在小贷业务,公司发放的贷款尚未收回的比较多,导致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入大幅减少。

从经营模式看,这部分现金流未来会给公司带来不菲的利息收入,似乎不是坏事。但是,考虑到公司的客户大多为中小客户,坏账风险极大,尤其是2020年年初出现的特殊情况,会导致公司的小贷业务承压比较大。这意味着公司可能会有相当部分的小贷不仅不能盈利,连本金都可能血本无归。

投资路线的背后

焦点科技在投资领域也比较有特点,资产负债表显示,公司账面长期股权投资不多,却有6.8亿元的其他权益工具投资。

在2018年年报中,这些项目列入了可供出售金融资产。新准则执行后,对金融资产进行了重新分类,并给与了公司很大的操作空间。比如各类金融资产入账的依据不仅仅是看它们具体是什么内容,还要由管理层持有它们的意图来决定,是为了近期获利,还是为了长期持有,可以列入不同的会计科目。

随着会计准则的不断修订,类似的给予企业较大自主权的项目越来越多,也让财报的阅读难度逐渐增加,我们看到的现金不再是完整的现金,我们看到的票据不再是全部的票据。

焦点科技持有苏宁银行、千米网络、斑马软件等九家公司的股权,并且不以出售为目的。

其中,公司2017年斥资3.98亿元参与筹建苏宁银行,持股9.95%成为第三大股东。后者的第一大股东为苏宁云商,第二大股东为日出东方(603366.SH)。除此以外,和焦点科技投资比例接近的还有三家上市公司:双星新材(002585.SZ)、*ST康得(002450.SZ)和苏交科(300284.SZ)。

原东方园林(002310.SZ)董事长何巧女曾对央行行长说: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,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,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,一个一个地救。后来,她转让了东方园林的实际控制权后,真的参股成立了一家银行:北京中关村银行。

很多民企融资渠道受限,资金周转困难,干脆合作成立银行自己解决资金问题。这是金融市场繁荣的表现,但同时也从侧面提醒了投资者,这些公司对现金流需求量比较大,资金周转可能存在困难。

小贷和应收款的坏账风险

焦点科技的资产负债表项目有一个特别的项目,绝大多数上市公司财报没有这个项目,叫做流动资产差额(特殊报表科目)。这是根据财政部报表格式的设计,将特殊行业不常用的流动资产科目合并在一起。

2.8亿元的流动资产差额主要是小贷业务的发放的贷款及垫款,本质是应收类项目。该项目金额较高,也从侧面说明,小贷业务的坏账风险不低。

和应收款不同,要到哪里看小贷业务的坏账情况呢?利润表显示,信用减值损失3420万元,其中贷款减值准备1320万元,应收账款坏账损失2120万元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公司2018年坏账损失仅有960万元。

公司账面应收账款净额只有4471万元,其中第一大客户欠款3266万元,公司在年报附录中备注该客户款项较难收回,但难以理解的是,只针对该客户计提了85%的坏账准备,为2776万元。

在计提坏账准备过程中,要么是按客户全额计提,要么是按照比例计提,或者二者组合,很少选择其中一个客户按比例计提。本着谨慎性原则,这种高度怀疑无法收回欠款的客户,理应全额计提坏账准备。仅此一个客户,公司就有少计提490万元坏账准备的嫌疑。

公司应收账款金额不高,且集中度较高,前五大客户占比超过80%,但坏账率非常高,说明公司的大客户策略不太成功。

应收账款的坏账至少还有明确的计算公式,相比之下,公司小贷业务的坏账风险更加不可控。年报列出的减值标准如下:对于发放贷款,除已发生信用减值的金融资产以外,根据信用风险是否发生显著增加以及金融工具是否已发生信用减值,公司对不同的金融工具分别以 12 个月或整个存续期的预期信用损失确认损失准备。预期信用损失是违约概率(PD)、违约损失率(LGD)及违约风险敞口(EAD)三个关键参数的乘积的结果。

其中,违约概率是公司自建模型来计算的。也就是说,除了已经明确发生减值的外,其余的由公司自行估算。这其中就存在着巨大的不确定性。

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;作者声明: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